南京寺庙养老院价格表,宠物殡葬生意兴起,光葬礼要花一万,僧人超度再加钱
分类: 南京超度婴灵费用 热度:982 ℃

日本电影《入殓师》里有一句台词,“夫妻俩肯定有一个会先走,痛苦的是活着的那个。”可见亲密者的离去,是一件比死亡本身更令人悲痛的事情。在单身主义流行、空巢现象泛滥、人际感情缺位的当下社会,“亲密者”的角色则越来越多地变成了与我们朝夕相伴的宠物,让爱宠体面离开世界也自然而然成为了宠主们的需求。在中国,这样的想法能够被满足吗?中国的宠物殡葬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市场?

单身经济下,千亿级的宠物市场生机勃勃

中国城镇养宠用户已经达到了7355万人。这是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联合天猫发布的《宠物食品行业趋势报告》所统计的最新数据。如此庞大的群体,带来的是1708亿元的消费市场。由一线城市引领的撸猫遛狗风潮,正在向低线城市蔓延,宠物市场的未来可以说是潜力无限。

宠物行业产业链大致可分为7个细分赛道:上游产品包括宠物交易、宠物食品、宠物用品,下游服务主要包括宠物医疗、宠物美容、宠物培训、宠物保险等。36氪曾转载“青桐资本”的报道《宠物经济:一门千亿级的孤独生意》,文章称,宠物食品和宠物医疗是整个产业链上的核心。

“食品和医疗一直是宠物行业的热点赛道,但国外产品却占据着主要市场份额。宠物食品作为刚性需求,在行业中份额占比最高达33.8%,其次为宠物医疗占比达22.9%。”

而在宠主最期待完善的医疗服务中,殡葬服务位居前列。狗民网发布的《2018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》显示,宠主最期待的宠物医院服务项目调查中,39.2%的狗主和38%的猫主都选择了宠物殡葬服务,该细分行业的发展前景可见一斑。

宠物殡葬,无裁判的赛道

商界网的文章《宠物殡葬业:一个暴利产业,却难有安身之处》将宠物殡葬业描述成一个“偏门、暴利”“几乎没有竞争者”的行业,文章这样写道——

早在2014年,宠物殡葬业产值超过了5亿元,实际需求超过几十亿元。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重庆和武汉是全国公认的五大“宠物城市”,其中上海市宠物数量所占全国总数比例就达到9.08%,2015年全国需要殡葬服务的宠物数量将会达到1000万只,在未来五年里数量将会增长五倍以上。

与可观“钱景”形成鲜明反差的,却是监管尚未完善,野蛮生长的市场。相关法律的缺失是原因之一,虽然我国《动物防疫法》规定,“病死或死因不明的动物尸体不得随意处置”,但是如何处理却没有具体说明。再加上没有法规指定具体负责动物尸体处理的部门或机构,不少人选择随地掩埋或丢弃宠物尸体,即便如此,相关单位也很难依照法律对其进行处罚。与此同时,宠物强制火化法规的空白和管理的不完善,却让宠物殡葬服务处于尴尬的灰色地带。

一位宠物殡葬从业者向记者袒露了他的经历:

“最开始我们还提供宠物遗体土葬服务,就像安葬人一样地挖坟立碑。后来因为国家殡葬改革,土葬也确实存在占用土地、与人争地等问题,我们就从西安采购了专业的动物尸体火化炉,还根据实际情况进行了改进…我认为宠物殡葬服务未来还是以火化业务为主,土葬确实存在占用土地、传播疫病等问题。我们搞火化,派出所片警看到后追究我们有没有营业执照,要我们去取得相关执照,我说没地方办,他们也说是第一次听说,要再了解,后来也没有下文了。”

——云南网《揭秘宠物殡葬:它们走了,我们怎么办》

风口之下,殡葬衍生品四面开花

一面是还未健全的政策条例,一面却是越来越发达、丰富的宠物善终服务:

《从火化到3D公仔、骨灰钻石宠物身后事知多少》就介绍了价格不菲的3D打印公仔和骨灰钻石服务——

有人选择把自家的龙猫、小兔子用3D打印做成一比一仿真公仔,再人工缝制,一个公仔约需一千多元到三四千元,按大小收费,工期要2个月。

还有人把宠物的骨灰送去国外做钻石,提取碳元素,在实验室加速形成钻石。一枚骨灰钻石的价格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,主要看骨灰重量。

蓝莓评测通过实地探访三家北京的宠物殡葬机构,发现了骨灰绿植、宠灵吊坠、毛发水晶球等宠物纪念品均有售卖,三家机构还都设有单独的遗体告别间,细心地依据主人的宗教信仰做了区别——

遗体清洁完,就是主人与宠物最后的告别时间…主人可以单独与宠物待在告别间内,伴它最后一程,没有时间限制。其中宠慕非常贴心地为宠主准备了两个告别间:佛教告别间和欧式告别间,满足了宠主的多元化需求。

图:宠慕佛教告别间(上)宠慕欧式告别间(中)觅思宠物告别间(下)(工作人员提供)

有的宠物殡葬馆甚至提供了宠物超度服务,分为播放超度音乐或请僧人现场超度,后者价格同样不便宜——

相比于用播放机放超度音乐,深圳一家宠物服务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他们还可以联系到僧人,为宠物超度,但价格上要昂贵许多。“要额外支付10000元。”

——《超半数人愿为宠物买殡葬服务僧人超度加1万》

结语


参考资料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